• 回来 - []2013-03-18

    Tag:

    生活有时候真的是喜怒无常,而我又岂不是更是阴晴不定。

    记录我离开的地方也即将见证我的回归。

    今天下午去了五年前经常去吃的那家小面馆,那是我刚来成都的时候,在家附近溜达寻觅到的。

    当做食堂一样的吃,离开了回来还要吃。并不仅仅因为他味道好。一个人坐在那里,吃一碗简单的面。千头万绪都可以涌上心头的。于是那一碗面便吃出了额外的岁月味道。

    沿着河边的路开回家,这座城市一如既往地以淡定从容的姿态伫立着。春天的望江公园郁郁葱葱,梨花素净桃花绚烂,白鹭在不那么汹涌的府南河里走走停停。

    我想,想些什么呢,想着10年的夏天整理行李离开,窗外的瓢泼大雨,涨势汹涌的府南河。想着我每次在结束一段不得不结束的爱情时,都会想到回归到这一片土地。

    是朋友吧,还是令我温暖的情谊,抑或更是这一方平易近人的空气。

    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回来。3年前的自己想过吗。而现在的自己都还记得当年那个在电脑前敲着字写着博客,间歇性哭一阵的自己。26岁的自己。

    大概是骨子里有不安的天性,喜好折腾的本领。至今想来也不曾有过什么高兴不高兴,应该不应该,对或者不对。

    可是我又和07年那个傻姑娘一样,带了一肚子的委屈和遗憾。和一份不舍得了断却又不得不放弃的爱情。坐在了这里

  • 你快乐吗 - []2010-12-28

    Tag:

    来北京整整两个月了。

    一直很忙。

    一直很累。

    一直喝醉。

    一直假装很快乐。

    其实我一点都不快乐。

     

  • 我和你 - []2010-10-23

    Tag:

    想到他以后还会那么站着,浅浅地微笑,看着别的姑娘上窜下跳,再温柔抱住。

    我还是会难过一下下。愉悦地忧伤嘛。不撕一下,就不痛快。

    末了,老娘又豁然开朗了,我何尝不会在疯跑的时候被另一个他深情注视,再紧紧环绕呢。

    情深意切时,会存在一切的不可理喻。

    时间盖上去,再掀起来看,便会置疑当初自己的智商是否出了问题。

    不是爱错了人,辜负了自己,只因为当时我们都以为自己深陷爱情。

    可是日子会流过,人会离去,爱情也渐渐会有新的定义。

    我从不强求。

     

    我幻想过深情款款的离别,在机场泪流满面,他抱着我哭,如同每次我提分手时,那样委屈和不甘心的哭泣。

    可是我执意要先离开,他送了我便转身就走,气冲冲地扭头就要走,没有深情造作的拥吻和情意绵绵的叮嘱。

    我想随他去吧。便投入地吃我的肯德基。旁边有人惊呼,刚才那个小伙子还没走呢。

    我愣住,跑到窗边一看,他低头站在那里,仍旧腆着饱胀的肚子,摆弄手机。

    我拿了还剩一半的鸡翅冲了下去,吆喝着他一起吃。

    我不否认我当时的感动。

    如同你每次都恶狠狠地勒令我戒烟戒酒,以分手做威胁不许我喝醉一样。

    可每次你都在说完狠话之后,照顾醉后的我。

    我知道因为你爱我。

     

    不是说,远距离不存在相守。

    只是面对世事的种种诱惑,我们抵抗不了。

    我要求不了自己,更要求不了你。

     

    如果还能重来一次,我想我会更温柔的对待你。

    可也许我们都习惯了这种拳脚相加,互相辱骂的相处模式。

    你摸透了我的秉性,我看穿了你的在意。

    就像你说的,会为日后的回忆增添更多细节和滋味。

     

    我不是不渴望天长地久,俗世之人谁不企盼。

    确是实在奢求不了。

     

    谢谢你一再强调最爱的是我。

    谢谢你带给我那么多温柔愉快的时光。

    谢谢你容忍我的坏脾气竭尽全力地满足我一切无理要求。

     

    能做的努力不会空置。

    可感情的事情只有交给缘分来指挥前行。

     

    再见我爱的你,爱着我的你。

    保重。

     

     

     

     

     

  • 再回首 - []2010-09-05

    Tag:

    他在MSN上忽然说道,你终于回上海了,希望你一切顺利如意。

    我有些始料未及,想着回他,谢谢还是干你屁事。

    但最终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那头的对话框估计安静得不做一丝回响。他会以为是幻觉吗。

    我跟M说,这个我曾经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这一刻成为了卡在我喉咙里的鱼刺,令我浑身不自在,只想狠狠地抽离。

    她说,也许你再见到他,只会看见一个邋遢颓废的上海中年男人。那个有腔调有本事让你神魂颠倒的男人在你心中早已不复存在了。

    走在路上看到相似的身影,我仍旧是心头一紧,此紧非彼紧,我只是不知道突兀的狭路相逢该做怎样的姿态,该是随意自然的问声好吧。仅此而已。

    他占了我上海生活回忆的一部分,却不是最大的那一块。

    很多琐碎都充斥在我的脑海中,一条路,一家餐厅,那些荒唐可笑和无畏青春牵连着的小事以及我住过的每一个家等等等。我就像不曾离开过,虽然我在最熟悉的地方有些辨不清方向了。仅此而已。

    遇见故人,只是说,哎呀,好久不见。就如同你是因为前段时间因为忙碌暂时的消失在人们视线中一样。仅此而已。

    我并不清楚这过去的三年平淡生活会带给我怎样境遇,我想我也许平静了很多,或许也是年岁大了,那么多是是非非从你眼前缓缓滑过,任谁也会清醒一些明白一些。

    关于张小姐的幸福生活,在旁人看来,她有份稳定高薪的工作,一个宠爱她迷恋她也深得她认可的男人。

    每天在胡小姐家穿梭,逗她的猫玩,在我看来,她有一套位于最好地段的房子,一份稳定合其心意的工作,还有一只忠心耿耿可爱懒惰的猫。

    还有远在成都的M小姐,她拽着房子车子,以及远大前程,踏实度日。

    而我呢,我什么都没有。

    我什么都没有,于是不会失去什么,那我便不必害怕什么。

     

    从何时起,这座城市拥有了如此美丽的天空

    复兴路永福路路口

    于JZ

     

     

    乌镇的夜

    笑容假假的我,天太热

  • SAY GOODBYE - []2010-08-19

    Tag:

    东西全都托运了。

    我很多书都没拿走,主要太重。

    快递的人很可爱,说干嘛不拿走,重就重啊,都是知识呢。

    我不晓得该如何回应,有几个袋子较空。我选了几本扔了进去。

    离别的伤感情绪早就被冲淡了。我此刻正在吃着打包的兔头和关东煮,喝着本来送给M,结果她忘拿走的红酒。

    然后通过新闻,通过某些人的八卦,了解着这大雨带来的灾难。义愤填膺的,气急败坏!

    可无计可施啊,这个腐朽的GJ,这个变异没种的ZF。

    我只有依旧喝着我的红酒,力求不清醒不回应状。

    下午接到一个面试的电话,抬头听起来诱人。我最近接到N个公司打来的电话。我几百年也没投过简历了。丫都是哪来的。是听闻我要滚蛋,所以试图挽留吗。真是想太多了吧。

    然后接着又是一个N久不联系的朋友电话,我凭他声音听出来他谁。他该庆幸吧,我竟然听出来了。

    我说,我要出去旅行。他说,得。来回来联系吧。

    我心里嘀咕着,也不知啥时在滚到这儿了。

    然后我竟然无语言了。从昨晚到今天,雨量太惊人了。

    据悉,跨了四座桥。

    不晓得是该说只有四座,还是竟然四座。

    天灾一来,人祸体现得就格外突出。

    为毛,没有人,没有那么多腐烂不自知的人,哪来那么多的灾和祸。